空姐美腿的誘惑

来源:www.zmsi.cn   发布时间:2020-10-18 10:06:23   浏览次数:976

6本木的街道不曉今晚為何如此寧靜,裝扮進時的男女,33兩兩談笑著走在街頭。
中呎麻美獨自1人在昏暗的酒吧裡飲著雞尾酒。

那是1傢播放著輕柔爵士樂的酒吧,麻美此時坐在吧臺前,此時約摸還有十幾位的男性顧客,麻美雖然1個
人在獨喝,但是她漂亮的臉龐,早已深深地吸引其他男人的註重。

麻美有著白晰的皮膚,5官分明的輪廓,1頭黝黑亮麓的頭髮披在肩上。她穿著1件都黑的緊身洋裝,渾身
散發出1種令人窒息的驚險女人香。

麻美的雙頰通紅,塗著玫瑰紅的唇膏的嘴唇,益發顯得嬌豔欲滴。此刻的她沈醉在微醺的美好氣氛裡,漸漸
地麻美感來下腹部逐漸燥暖起到。

好想投進強壯男人的懷抱中。

但是,朝麻美吹口哨的男人,她1個也望不上眼,沒有所謂的紳士,但真的紳士她也受不瞭,因為圍繞在她
周圍的大多全是紳士,個個顯得呆板。

麻美是A航空的女性服務員,國際線的空服員在工作1週後,照例有3天的假期。

麻美向來全在接摸完都不跟的男人,各式各樣的男人全對麻美的肉體感來無比的愛好。麻美閉上雙眼,入進
自我想像的空間中。 這是1個下著傾盆大雨的夜晚。麻美撐著傘橫過被雨澆濕的公園,那是1座常常有醉漢
出進的公園。

果真,麻美被6個衣衫襤褸的男人攔住瞭往路,他們臉上露出猙獰的笑臉,好似要將麻美吞下1般的眼神,
1眨也不眨地凝望著麻美。

「請讓路。」

「小姐,把衣服脫掉。」

眼前1位壯漢向麻美伸出手到。

「不!」

胸前衣服的扣子被扯開,麻美正穿著空服員的衣服。在麻美的想像空間裡,她向來全是穿著空服員征服。

男人們向麻美蜂擁而上,墨綠色的征服被他們剝得精光。

「不!住手!」

赤裸的胴體不斷地激烈地抵抗。

最後她被壓在大雨滂沱泥濘的地面,1次復1次被那些汙穢的男人貫通。

「不行........」

漂亮的容貌扭曲著,跟時心中升起陣陣的高興。 「好美的頭髮。」

1句讚美,將麻美拉歸現實中,她歸過頭往望見1位穿著得體的男士站在她身後。

「我可以坐在你旁邊嗎?」

男人指著左邊的椅子,期待麻美的同意,麻美的企圖世界中,慾看逐漸地增強。

啊......想被如此野獸般的男人擁抱......想入進慾死慾仙的境地......。

紫色的縷空內褲潮濕起到瞭。穿上這種性感復大膽的內褲。為的就是要讓這種男人望來。

「出往嗎?」

男人用環著麻美的柳腰,以洋溢引誘性的口氣講道。

「對不起!」

麻美將他的手推開,他不是她心目中的人選,她想要的是猶如野獸般的男人。麻美意興闌珊地離開酒吧。

表面上麻美是週末散步街頭的歡樂女子,但在她心中有1份暖切的渴望。

麻美走著走著;轉進1個十字路內的巷內,那裡有棟正在施工的大樓。在1片沉靜之中可聞來尖銳的金屬摩擦聲。

有1個男人正在施工,他上半身赤裸正在使用機械在穿洞,烏黑的胸膛十分壯碩厚實,2條手臂的肌肉也清
晰可見,身上豆大的汗珠散發出1種男性特有的滋味。

麻美好似被綁住1般定在現場無法挪移,她無法將視線從男人碩壯的上半身搬開。

男人此時感來有人在望他,於是轉過頭到,臉上毫無神情,睜著雙眼打量著麻美。

想讓他抱........想被這個男人的老2搞得神魂顛倒............。

和男人寒淡的視線恰好相反,麻美眼中洋溢無法阻遏的慾情。

男人面無神情地望望這位性感的女人,復再度轉過頭往。

啊......麻美的騷穴想被他貫通......啊,拜託,望望這裡........。

麻美漸漸地向這名肌肉發達的男人親近。

「有什幺事?」

在距離3公尺左右的時候,男人復機械性地轉過頭到向麻美寒寒地問道。

「嗯,我想..........」

女孩子復不能直接開口要求需要他的擁抱,她緊盯著眼前的男人,下體感來陣陣的疼痛。‧

「假如沒有事,那就趕緊歸往,在這裡會弄髒你美麗的衣服。」

「對,對不起......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麻美舉起後同,高同鞋的鞋同挾著許多砂粒。

「啊........」

取下鞋子的麻美,鋪現柔美的身體曲線。緊身的洋裝隨著翹起的腿,幾乎快要掩蓋不住大腿瞭,隻要再高1
點,就可以望來內褲瞭。

「你能幫我清理嗎?」

男人走向前,扶住麻美的身體,男性體臭和汗味,帶給麻美1種幾乎暈眩的感覺。

「啊..........」

麻美無意識地親近男人的胸膛,鼻子嗅著猶如野獸般的氣息。下腹部感來刺激著,並非惟獨麻美1人,香甜
沐浴芳香,從麻美胸前散發出成熟女人的體臭,以及高級香水的滋味,這1切帶給男人大腿間無比的刺激。

「你的腳,還好吧!」

男人再次開口地講道,她放鬆身體,完都倚靠這男人1雙有力的手臂扶持。

男人原本圍繞在她柳腰上的手,驟然朝她豐滿的臀部落下。

「啊,啊..........」

麻美洋溢肉感的雙峰向男人的胸前靠上往,柔軟且富彈性的摸感,讓男人渾身燥暖起到。

「你,你啼什幺名字?」

「麻美......」

麻美靠著男人厚實的胸膛,喘息似地講出自己的名字。

「我啼小林,我首先次遇見你這幺漂亮的女人。」

小林1邊講,1邊拉起麻美緊身洋裝的裙擺。

「紫色的內褲,相稱挑逗的顏色。」

「啊,不好意思........」

質地輕柔的內褲緊貼著豐滿的臀部。小林漸漸地扯下那件性感的內褲,潔白豐滿的臀部立即鋪現在眼前。

「麻美,好美的臀部啊!」

小林雙眼彌漫血絲,緊盯著麻美令人窒息的絕妙曲線。

「啊......討厭。」

小林忍不住地撫摩那渾圓且洋溢彈性的臀部。

「啊......啊......」

麻美1陣麻痺,心中升起猛烈的慾看。

「啊......肉棒......想要大肉棒........」

小林的手指探入臀部深深的裂縫中,指尖上下往返探究著騷穴。

「啊......好癢喲。」

猛烈的電流流貫麻美的脊椎。

「你臀部的尺寸是多少?」

「啊......8十8」

麻美蠕動赤裸的雙臀低聲地歸笞道。

小林1手愛撫摩著麻美的臀部,復用另1手伸入胸罩裡,他解開扣環,將胸罩扯開。

「啊........嗚........」

玉乳挺立,從麻美妖豔的唇邊發出激蕩的喘息聲。

「麻美,你真是波霸型。」

「啊........」

自己感來驕傲的胸部受來稱讚,麻美露出愜意的表情。小林由下至上,由輕而重

不斷地揉捏愛撫摩著麻美的雙乳

「麻美,你相稱愛慕男人的撫摩吧!」

「討厭......麻美才不是那種人。」

「講謊,天天晚上你大概全被不跟的男人愛撫吧!」

「啊........好,舒暢喲..........」

麻美興奮地抑起頭到,喉間發出嬌媚的呼喚,逐漸升高的慾火,使得肉襞蠢蠢欲動。她再也無法忍耐,伸出
潔白的指頭,1掌握住小林的下腹部,下面堅硬且巨大。

「啊..........」

麻美吐著暖氣,開始柔軟地愛撫著膨脹的部份。

「想觸觸我的老2嗎?」

「............」

「麻美,怎幺樣?」

「嗯,想觸。」

肉襞的疼痛終於戰勝被認做淫蕩女的恥辱。

「你真美,你1定會喜歡的。」

小林放下撫摩麻美雙峰的手,此時他膨脹的褲檔,彷彿快要爆裂1般。

「麻美,你若想觸,就要幫我將褲子脫掉。」

麻美1腳跪在沙上,眼睛漸漸閉上,她1下將工作褲及內褲1起脫下。彈蹦出到的大肉棒,叩打著麻美的臉頰。

「啊........」

麻美睜開眼睛,眼前挺立著前所未見的宏偉肉棒,整條散發著紫黑色的光線

「啊,好大喲..........」

她欣喜地驚喚道,並且忘情地吻著肉棒,此刻已忘記自己正身在6本木的大街上,她以舌頭不斷舔舐吸吮著
陽物。

「怎幺樣?我的老2。」

「啊......太棒瞭......」

她擡起頭看著小林,口中仍含著陽物,她以溫和的雙唇緊緊地吸吮著陽物,也會

不時地轉變換著刺激的方式。

「嗚......嗚......嗯......」

「麻美,可口嗎?」

「嗚......我的技術還好吧!」

「啊....快,快刺,我忍受不住瞭。」

麻美吸吮著粗硬的肉棒,肉襞不斷地分泌著愛液。

「啊......從後面........刺吧!」

麻美上身趴下,翹起令男人為之瘋狂的臀部,小林雙眼凝望著白如凝脂的臀部,1口氣將肉棒埋進狹窄的縫隙裡。

「啊..........好厲害喲........」

尖硬的陽物彷彿要刺爛肉襞。正猶如麻美在酒吧裡所幻想的1樣,期待已久的快感,就在這1剎那傳遍都身。

「你,等待很久瞭吧?」

「啊.....我喜歡雄壯的男人.....從見來你的那1刻開始.....嗯.....我的騷穴就已經在期待瞭......」

搖曳著雙臀的麻美,1面喘息1面坦白地講道。

在6本木的巷道內的大樓裡,和生疏男子交媾,這使麻美感來反常的興奮。

1次復1次使麻美骨骼作劇響的穿刺,更使得她都身幾乎融化瞭。

「啊......好,好舒服..........」

麻美猶如哭泣1般的呻吟,迴蕩在沉靜的工地大樓中。麻美竟會在這種地方和這樣的男人做愛,講出往任誰
也不會相信。

「麻美,好美的騷穴啊!」

小林1邊稱讚著,1邊奮力地突刺。

「啊......你的........老2也很棒......我快瘋狂瞭....」

「啊......喂,麻美,似乎要到瞭。」

拂亂的長髮,淫蕩的表情,擺動的臀部,以及豐腴的雙乳,這1切全使小林感來無比的刺激。,

「麻美,高聲啼出到。」

肉棒猛烈地收縮,小林復再奮力1刺。

「啊........到瞭。」

咕嘟1聲,子宮好像也感受來白濁飛沫的沖擊力,麻美整個人被歡喜的波浪所吞噬。


--------------------------------------------------------------------------------

即使是坐在計程車裡,或是已來瞭位於南青山的公寓中,麻美下腹部完美滿足的餘韻全還沒有消逝。

麻美指望和那男人再相會1次。他不是讓人1夜就可滿足的對手。

啊......多幺想在聽聽那男人的滋味啊........

猶如野獸1般的汗臭味,肌肉發達的上半身,紫黑粗大的肉棒。那個男人令麻美肉體的深處感來麻痺。她再
1次深夜走上6本木的街頭。

都紅的緊身洋裝,使得凹凸有致的曲線原形畢露。波霸型的胸部,纖細的柳腰,再配上左右搖擺的豐臀,那
是1副足以讓男人心動眼紅的盡佳身材。

麻美今天復走入那晚的小巷中,男人今夜也在工地裡工作著。赤裸的上半身泛著汗水的光澤,光望來這1幕
,麻美的媚肉便不禁潮濕起到。

小林機械性寒寒的問道。

「你還是忘不瞭我的功夫嗎?」

小林洋溢男性魅力的動作,令麻美望得發呆,她不禁伸出粘稠的舌尖,舔瞭舔塗著玫瑰紅的朱唇。

「我今晚想往澡堂洗澡,若不早點往,可能會合門。」

1邊講著,小林1邊穿著上襯衫,走向麻美的座車。

「我們復可以大幹1場瞭。」

小林坐在麻美的身旁,他伸出左手撫摩在短裙下的圓潤大腿。

「討厭........」

麻美伸出手到將他的手禁止,但是在座車狹小的空間裡,來處瀰漫著小林的汗臭味,那種接近野獸的氣味,
幾乎要使麻美失往理智。

「你的工作是什幺?」

小林1面審視著擋風玻璃,1面如此問道。

「貿易公司職員......」

「你講謊吧,你若想我的老2,就必須講實話。」

小林用左手鉆入麻美的內褲中,沿著裂縫輕輕地撫摩。

「啊......不行......」,

1陣甜美的電流流過,麻美忍不住地呻吟起到。

「真是敏銳啊!」

「我是空中小姐......」

「啊,原先如此,難怪你如此的美,身材復好。」

聞來麻美是空姐的小林,將指頭更用力地向裡面深進。

「啊......在這裡不行。」

「聞來你是空中小姐,我的老2立即興奮起到,等1下,非要請你安撫1下。」

這時恰好碰上紅燈,麻美將車子停下,小林立刻抓住麻美的秀髮,將她的臉壓在汙穢的工作褲上。

「不行......」

麻美反抗表示反對。

小林這時和麻美交換坐位,還是硬將麻美的臉埋進他的下腹部。

「喂,吸我的寶貝。」

他將拉鍊拉下,宏偉的大肉棒立即彈蹦出到。麻美聽來1股猛烈的性臭,剎那間理性頓失,猶如本能1般將
頭埋瞭下往。

車子再度的啟動,麻美抓住挺立的肉棒,用唇含住陽物她並以舌頭不斷地舔舐肉棒的根部,白晰的面孔上浮
現紅暈,喘息聲也變得急促起到。

「好棒,麻美,你是空姐。大概也對客人口交吧!」

漂亮的空服員對小林的服務,使得他下腹部1陣酥麻。

「嗚......嗯,喔........」

麻美上下往返地吸吮,漂亮的秀髮,更搔得小林股間忍不住地顫抖。 1會兒他們便到來澡堂的門前,小林
將車倒入車庫後,便從車上走瞭下到。

「你也到吧!」

「我在這裡等吧!」

麻美有種不好的預感,因此拒盡下車。

「很舒暢啦!同我1塊往吧!」

小林打開車門,牽強地將麻美拉下車到。他推著麻美,硬將她帶去男澡堂。

望來美女驟然浮現,坐在櫃臺前的老板也感來食驚。接著在脫衣處的1位學生模樣的男孩也瞪大眼睛凝望著。

「2人份。」

小林將費用放在櫃臺上,然後押著麻美入進脫衣處。小林將襯衫脫掉後,拉 起麻美的手放在自己褲子的腰帶上。

「麻美,幫我脫。」

「是,是的......」

麻美跪下雙膝,將手放在小林的褲腰上,1口氣她將褲子扯下,跟時也把他鞋子1起脫下,此刻在她眼前是
1位都身赤裸的魁武男性。

「啊,真是不好意思......」

麻美被站在1旁的男孩望得不好意思。

「麻美,吻吻它。」

「不......會被望來。」

「不行也得行。」

小林用力將麻美的頭壓下,硬是強迫她親吻陽物。

「啊..........」

莫明的恥辱感使麻美都身猶如火燒1般。但是,真正的恥辱才剛開始呢!

「麻美,你也把衣服脫瞭,1起入往吧!」

「欸?!..........」

麻美剎那間竟懷疑自己的耳朵。

「麻美,都脫吧!」

小林伸出手到要解除麻美身上的束縛。

「啊,不行..........」

麻美被壓在下面還沒到得及阻撓,背後的拉鍊已被小林拉下到瞭,1剎那她的緊身洋裝已被扯下1半瞭。

麻美性感的身材,連老板和男孩全望得目瞪口呆。

她穿著黑色的胸罩和內褲,縷空的蕾絲胸罩嵌在潔白的肌膚裡,而幾乎透明的內褲,僅僅覆蓋在恥丘上,原
到麻美穿上這1身具有挑逗性的內衣,是為瞭要讓小林觀望的,但是她卻沒料來,會被生疏的男人望見,麻
美潔白的肌膚因靦腆而都身通紅。

「麻美,你真美。」

「不要向來盯著望嘛........我會不好意思啦。」

男人們暖切的眼神使她肌膚感來疼痛。但是在她內心裡卻覺得甜蜜。

「這套內衣真性感,但是穿著衣服是不能入澡堂的,麻美你還是都脫吧!」

小林1把便將性感的胸衣扯下,翹圓且富有彈性的雙峰,似乎迫不及待地彈蹦出到,不停地晃動。

「不........」

麻美立即用手臂抱住胸部,妄想遮住男人們的視線。

「最後是內褲瞭。」

男人們此時饑渴的視線全落來倒3角形的茂林奧秘處。

「不行......被望見瞭........」

麻美連忙放下左手遮住下腹部。

1絲不掛站在男性脫衣處的麻美,此時在3個男人的硯姦下,潔白的肌膚上好像沾染瞭差恥,都身散發出1
種妖媚的氣息。

「好美的肉體,麻美你穿著衣服太惋惜瞭,像這樣都裸不是很好嗎!」

小林將手撫摩著麻美洋溢慾情的臀部,將玻璃門推開。他押著不願意的麻美入進澡堂。

廣闊的澡堂中惟獨4個人在沐浴,3個人在池中,1個人在沖洗身體。對於驟然浮現的裸體美女,4個男人
全嚇瞭1大蹦,瞪大雙眼凝望著。

「討厭......好糗喲!」

麻美似乎妄想讓4個男人肆無忌憚的凝望。她擺動豐滿的雙臀,更令男人怦然心動。

「麻美,讓我抱抱你。」

小林從麻美的背後將她環抱出,使得她無法動彈,跟時他開始愛撫麻美的雙乳。

「啊........討厭........」

麻美對於自己都裸的身體,都部被生疏男子縱情飽覽1事,從心中升起1種滿足的快感。

啊......裸露的胸部,騷穴的恥毛,都部被望見瞭..........。

雖然她閉上雙眼,但她仍清晰地感受來男人們向她成熟的肉體投以饑渴的目光。

這時站在櫃臺的老板,以及像學生樣的男孩也全都裸地入進澡堂中。

「啊......這裡不行......饒瞭我吧,你..........」

麻美都身遍紅,她感來有些輕微的暈眩,小林以肉棒猛然地朝她恥溝突刺,使得她下半身1陣酥麻,淡粉紅
的玉乳,不曉在何時早已挺立起到。

小林用手指彈彈麻美的玉乳,就移瞭張圓形的椅子坐瞭下到。

「麻美,幫我洗身體。」

他把肥皂遞給麻美。

「好,好的........你......」

麻美將肥皂摩擦起泡,然後塗在小林的背上。

「你在做什幺?我要你用胸部到洗啊!」

「用胸......胸部到洗?」

「我要你用你那有彈性的雙乳到替我洗。」

「這......我不是妓女啊........」

「你不行嗎?」

「在這裡,要我如此裸露,我就很不好意思瞭。我隻習慣2個人獨處時才交合......在這裡我實在受不
瞭瞭。」麻美小聲地請求道。

「你註重來其他男人的眼神瞭嗎?你最好知道這裡並不惟獨我和你而已。」

小林將起泡的肥皂,重重地塗在麻美1雙晃動的雙峰上。

「啊、啊......不行。」

小林塗抹肥皂的雙手猶如愛撫1般,使麻美的玉乳產生敏感的反應。這時在她豐滿的胸前洋溢著泡沫,隻剩
下粉紅色的玉乳露在外面,這景象份外地誘人。

此時小林將麻美強拉過到,將她豐滿的雙峰靠在自己厚實的胸前,雙峰因強力擠壓而變形。

「好瞭,麻美,上下左右擺動雙峰。」

「啊........」

麻美隻得聞指示行事,不斷往返擺動玉乳,在小林的胸膛上溫和地摩擦。

「啊......啊......」

塗上肥皂,肌膚與肌膚摩擦的感覺,比想像中還要美好,麻美不禁發出淫蕩的呻吟,繼承擺動豐滿的雙峰,
在小林的上半身往返地摩擦。

其他6個男人全呆呆審視著,都裸的美女對小林所做的服務,麻美的雙峰也逐漸地變得更加堅挺。

「啊....好大....好美喲!」

麻美這時用豐滿雙乳的深深乳溝,夾住小林宏偉的肉棒。受來左右柔軟肌膚的挾擠,小林格外覺得刺激。紫
黑色的粗硬肉棒,搭配著白裡透紅的嬌嫩肌膚,這景象分外使人慾火高漲。

「麻美,舒暢嗎?我好舒服喲!」

「啊......我也很絕妙......」

麻美此時已經絲毫不在意身旁6個男人的觀望,她用心1致地用雙峰壓擠揉搓小林的肉棒。

「啊!.....讓臀部也......」

小林站起身到漸漸地轉動,讓麻美的雙乳也能夠摩擦自己的臀部,受來尖硬玉乳的摩擦,1種猛烈的快感由
胸部傳遍都身。此刻麻美的騷穴已流滿愛液,站在1旁視姦的男人們,無1不想從後面直搗麻美的騷穴。

不論是澡堂的老板還是其他的男人,對於麻美妖豔的口戲全為之興奮,他們的肉棒都全勃起,逐漸向小林和
麻美靠攏過到。

「啊........」

感受來男人們心情的麻美驟然睜開眼睛,眼中洋溢妖媚情慾的光輝。在她四周都部全是宏偉挺立的肉棒。

「啊......大老2........」

6條粗硬的肉棒,1下子浮現在麻美的面前,使得她忍不住地流下愛液。她的視線再也無法離開它們,它們
每1根也好像全對麻美的騷穴感來無比的愛好。很顯然的,麻美伸出右手捉起澡堂老板的肉棒。

「啊......好暖喲.......」

麻美感來1種洋溢慾看的活力,她發出欣喜的歡喚聲,跟時她復伸出左手,捉住1位中年男子的肉棒。

「蕩婦,被6根肉棒圍住很爽吧!」

小林從背後伸出手到揉搓麻美的胸部,跟時輕聲問道。

「啊,....你不要這樣,....我在這種地方裸露,已經很難為情瞭......啊..,你不要再取笑我瞭.....」

麻美雙手握住兩根肉棒,跟時復用舌頭舔舐眼前站立的男人,她陶醉地閉上雙眼,好似非常美味1樣吸吮著
生疏男子的肉棒。

「啊......你....快刺我的騷穴。」

6個男人的性臭使麻美感來迷亂,她的肉襞潮濕,跟時也開始蠢蠢欲動,開始找求愛撫。

「這裡是澡堂,在別人的面前這樣要求好嗎?」

小林1面揉捏她的雙峰,1面呢喃地講道。

「啊,不要再折磨我瞭,我的騷穴,正等著你呢.....望來瞭更好....我的胴體,多幺喜歡被觀望啊!」

麻美1邊握住2根肉棒。1邊左右扭動著臀部挑起小林的慾看,她身邊的男人此時雙眼全彌漫血絲,緊緊凝
視著猶如妖精的女人。

「啊......你......拜託......快刺我......」

在男人們面前要求交媾,使她感來反常興奮。

「喔........」

從麻美右手所握的那根肉棒尖端,噴出白色的黏液,那黏液噴灑在她的胸部,弄髒瞭粉紅色的玉乳。

「啊......快點,快讓我爽........」

麻美依照順序,輪流愛撫瞭那5根肉棒,跟時自己並吸吮著小林的老2。

「嗚......」

這次是1位中年男人達來高潮,黏稠的精液1下子灑在麻美精神恍惚的臉上。

「啊......麻美也想要......喂......不要讓我等......趕緊穿刺我的騷穴。」

麻美拭往臉上的黏液,然後高舉圓潤的雙臀搖擺著。

「啊......快到......快刺......」

麻美興奮高聲的喊啼。

「淫婦,你那幺想要我的老2嗎?」

「想......我的騷穴疼得受不瞭瞭......快,快插進。」

麻美大膽的將雙腿張開,暴露出恥毛深處的花唇。

「啊......不隻是望來......我等不及瞭....,快,用肉棒快搗爛我的騷穴。」

小林和其他6個男人的眼睛,全悄悄地審視著麻美蠢蠢欲動的騷穴。

「啊,麻美的騷穴很性感吧......喂,你們有何意見?」

「你的騷穴非常漂亮。」

1位腹部突出約摸4十多歲的男人如此講道。

「很快樂望來....麻美的騷穴,真是不跟凡響。」

小林再也抗拒不瞭瞭,他抓住渾圓的臀部,打算要1舉貫通麻美鮮豔欲滴的蓓蕾。

「啊......到囉........」

麻美趴下上半身,再次舉高臀部。

「往吧!」

小林奮力的突刺。

「啊......好......好棒......」

熟爛的肉襞受來強烈的攻擊,麻美發出歡躍的呼喚。

堅硬粗大的肉棒,不斷地深進騷穴的絕頭,含住肉棒的肉襞,也因歡躍產生猛烈的收縮。

小林似乎在向其他男人誇示似的,努力地向她媚肉入攻。

「啊......好......好美喲!」

麻美貪欲著小林威猛的攻勢。

「這個女人是個空姐。」

小林急促地喘息著,跟時擡起頭到向大傢講道。

「真的嗎?」

男人們的眼光中閃耀著異樣的光線。

「啊....固然是真的....我是空姐....1個很棒的空姐....好舒服喲......好喜歡,大老2!」

麻美此刻都身全沈浸在歡偷的氣氛中,拂亂的長髮蓋在面頰上,更增加她幾分淒豔的性感。

「淫蕩的空姐。」

小林1面沈溺於麻美的媚肉中,1面調侃似地責難她。洋溢肉感的雙臀,此時出現顆顆豆大的汗珠。

「啊......喂......麻美,似乎要到瞭......」

1種彷彿快氣盡的聲音,迥響在廣闊的澡堂。

圍在麻美身邊的男人,每個全禁不住地手淫起到。他們洋溢血絲的眼睛,1眨也不眨地凝望著麻美忘情的恥態。

「啊......不行......到......瞭......啊......」

臀部1陣激烈的震驚,麻美被精液的洪流所吞噬。

「嗚........」

達來絕妙高潮的麻美,那種歡躍的神情,也令其他男人陸續釋放出自己的精液。

混濁黏稠的液體,灑滿麻美的背部和臀部。而且,最後麻美的花園,也被小林的黏液所掩蓋。  


--------------------------------------------------------------------------------

麻美復再次的出勤。這次是要飛去歐洲十天左右。

來達巴黎後,麻美和機師及其他地勤人員1塊食晚飯。飯後她便歸來飯店歇息。

麻美沐浴後,便赤裸裸地躺在床上。今晚她想早點歇息。當她的眼睛1閉上,眼前立即出現小林的身影,想
起在工地激烈的交媾,以及在澡堂的1切,想著想著,她不禁感來身體發暖,竟無故的呻吟起到。

啊......想你........。

她右手伸入下腹部的繁茂森林中,花蕊已迫不及待地期待刺激瞭。

「啊........」

輕輕的1摸,1陣興奮的電流立即貫流都身。

離開小林宏偉的肉棒已經十天瞭。在飛機上麻美不時地想起小林的大老2,在她的腦海中,已經再也離不開
男人的肉棒瞭。

想要肉棒......無論如何也想要........

十天以到,麻美向來強忍著被小林擁抱的沖動。此時她想著想著竟模模糊糊地眠著瞭。

麻美醒到後,望望時鐘已是半夜十1點瞭。此時飯店的酒吧應該還沒打烊。

麻美想點酒讓自己醉1醉,反正這時候她已經都無眠意瞭。剩下的惟獨滿腔的慾情。

麻美裸身穿上深褐色的洋裝,裡面胸罩和內褲全沒有穿。

窈窕的身材包裹在緊身的洋裝下,益發突顯出成熟女人的玲瓏曲線。前胸領口的設計,是採深 V 字型的造型
,誘人的乳溝有1半裸露在外面。如使覆蓋著佈料,下面的玉乳依舊清析可見,麻美站在鏡子前面,梳攏著
漂亮的秀髮,膝上2十公分的短裙,遮掩不住歐美女性修長腿部的曲線美。

麻美裝扮完畢,便蹬上高同鞋離開瞭房間。

麻美從上面走入酒吧中,那裡燈光昏暗,正望放著以前曾流行過的香頌。約摸有5個包廂,幾乎裡面全有顧
客,大多數是白人、而其中惟獨1個大概是日本人的東洋人。

麻美對於集中在她身上的視線暗自感來快樂,她走來吧臺前的高腳椅旁,舉起性感的大腿坐瞭上往。她1面
凝望酒單上的洋酒名,1面擡頭望望酒櫃上所陳設的各式名酒。吧臺裡有2個酒保,不時地將眼光投向麻美
的胸前。被巴黎的男人觀望,無疑也是另1種刺激。

酒保遞上1杯都紅的液體,她拿起酒杯,以她妖豔的朱唇輕輕啜上1口,灼暖的液體流過喉嚨,竟使她肉襞
也感來蠢蠢欲動。她覺得有人視線向來緊隨著她,當她歸過頭往,目光恰巧和那日本男人不期而遇。

多幺有魅力的男人啊........

他打量著麻美豐潤的雙臀,臉上出現1種嘲弄似的微笑。麻美轉身歸往、復輕啜1口手中的烈酒。

1股猛烈的古龍水味撲到,那個男人坐來麻美的身旁。

「你是A航的工作人員吧!」

男人望著麻美的側面、如此問道。

「欸........」

「我也是乘A航到巴黎的。我在飛機上望來你就驚位天人,沒想來在這裡遇見你。」

「好美的臀部啊,配上纖細的柳腰,真是上帝的傑作,令人無法抗拒的臀部。」

「這樣啊!」

麻美有意裝得面無神情。

「請問尺寸多少?」

男人無禮的問道。

「對不起,我不懂你在講什幺。」

麻美微怒地斜睨著他。

「你氣憤的模樣也很性感哪!」

男人發出卑猥的笑臉,跟時繼承緊盯著麻美的面容。

「........」

麻美不理睬男人的視線,她1口氣喝絕杯中的酒。

是個怎樣的男人,才剛見面便稱讚別人的臀部,甚至還請教尺寸......。

「告訴我如何?」

男人繼承追問道,好像不得來答案他是不會善罷幹休。

「胸部也是波霸型的耶,讓我望1點玉乳吧!」

男人偷窺著麻美的胸部,大聲地講道。

興許在酒吧中的其他人並不能聞得懂日語,但是麻美對於男人露骨的言語,依舊感來不好意思。

「你的身體,1個晚上5十萬元賣給我好嗎?」

男人1邊飲苦威士忌,1邊輕鬆的講道。

「欸..現在,你來在講些什幺?」

「我在講,我出5十萬買你的騷穴。」

男人認真地講道。

「請你註重你的態度。」

麻美不耐煩地站瞭起到。

「空姐,請等1下。」

麻美被他強而有力的手臂拉歸座位。

「我想望望你的胴體。我的老2也對你響去已久,想要和你共享魚水之歡。」

「和我?」

麻美的下腹部感來1陣甜美的疼痛。

「我想買下你。」

男人伸出手到撫摩麻美的臀部。

「不行!」

「好美的臀部,你沒有穿內褲吧!」

男人的眼中閃閃發亮。

男人的手離開她的臀部,然後搬向她的背部,他拉住拉鍊,1點1點地去下拉。

「不......請不要......」

麻美妄想阻撓男人迅速下降的手。

「今夜你是我的臣子瞭。」

「........」

拉鍊已被拉下,麻美整片背部全暴露出到。而胸部如今也已是若隱若現瞭。

「怎幺樣?1個晚上5十萬。」

「嗯........」

麻美小聲的允諾。

麻美驚恐假如不笞應,她將會在眾人面前被脫光鋪示,但是男人的強勢作為,不禁令她的下腹隱隱作痛,跟
時出賣肉體的言詞,也令她心蕩神馳。

隻做1個晚上的娼妓。隻是1個晚上的奴隸,在巴黎的飯店裡,讓1個好色的年中男子肉體上得來解脫。

「好吧,就在今晚,我屬於你的。」

男人將她的拉鍊拉上,潔白的背部復再度被遮蓋住。

「你這簡直就是強迫性的嘛......‧」

「從在飛機上望來你的那1刻起,我就想要得來你。」

「我想不管是誰在飛機上望來你,全會想像你騷穴的模樣。」

男人將手放在麻美的大腿上,開始遊搬撫摩。

「不行........」

當男人的手到來她大腿的根部,麻美伸出手到禁止他,但是男人伸出手指,輕摸她下腹部亳無屏障的奧秘處。

「啊........」

麻美從喉頭深處發出呻吟。

男人以撫摩恥毛的快感為榮,在這大眾場關,偷偷地愛撫女性的恥毛,令他都身感來特殊的興奮。

這個男人名啼近石,是1傢中型貿易公司的老板,由於工作上的需要,必須常常去返海內外。也因此能夠接
摸不跟國傢各種類型的女人。美國、法國、義大利、菲律賓等等。外國的女人大全身材高挑,體臭猛烈,對
於交媾態度也很慷慨。但是他仍覺得日本女人最好,靦腆的表情,低聲的呻吟,細柔潔白的肌膚,以及氣味
美好的體臭。

坐在旁邊這位雙頰通紅的女人,正是近石志願中的對象。而且復是空中小姐,穿著墨綠色征服,舉止高雅端
莊的空姐,最近正是男人們心目中向往的對象。5十萬元十個晚上還算是廉價瞭呢!

「你的名字啼什幺?」

「啊......麻美......」

「麻美嗎?好名字。」

近石暖切的眼神審視著麻美,手指尖不禁探入裂縫中。

「不,不行......受不瞭瞭......」

麻美都身1陣痙攣,愛液源源不盡地流出。

近石將裂縫敞開,手指探入深處。

「麻美,你的騷穴好濕喲!」

「討厭......不要講瞭。」

「麻美,你不想要嗎?」

近石講著講著便將頭埋進麻美的胸前,開始用心地舔舐起到。

玉乳被舌尖挑逗得興奮起到,麻美都身早已酥軟。

「啊..在這裡不行......來我房間吧........」

「快點,我的寶貝也不耐煩瞭。」

近石擡起埋在麻美胸前的臉,抓住她的手,引導她撫摩他那膨脹的下腹部。

「討厭........」

「麻美,要插你的喲!」

近石的褲子膨脹的過份。

在1流的飯店酒吧中讓男人愛撫媚肉,現在復撫摩男人堅硬的下體,麻美1想來自己淫蕩的行為,花園不禁
更加潮濕起到。

「麻美,握住它。」

近石大聲的講道。

「在這裡,我受不瞭......入房間再開始好嗎?」

「你是我買到的女人,你隻能聽從我的指示。」

近石拉下褲子的拉鍊,強迫麻美握住裡面的肉棒。

「啊......好大喲......」

麻美溫和地揉搓,從肉棒來垂下的囊袋。

「麻美,你功夫很好嘛,這就是個中的情趣。」

近石講完,復將嘴湊近麻美的雙峰,貪欲地吸吮起到。

「啊..........」

雙乳1下子挺立起到,近石復以雙手不斷地揉捏那渾圓且富彈性的雙峰。

「嗯......好窘喲......」

麻美閉上眼睛,不禁想起在男澡堂的種種。

「我想望來你的臀部。」

「來房間,帶我往房間......在房間做好嗎?......」

麻美低聲地哀道求。

「好吧!那幺,你大聲講想要我的寶貝。」

近石咬著麻美玉乳的跟時,如此指示道。

「這種事我怎幺講?」

「來現在應該不會不好意思瞭吧,而且,你大啼老2,我相信誰也聞不懂,因為這裡不是日本啊!」

「快,快喊你想要大肉棒。」

「嗚......好吧。我是你買的女人......我沒有任何自由可言。」

麻美彷彿已下定決心。

「大、大肉棒......我想要....,,嗯,往房間吧......讓我能完都擁有你的老2吧!」麻美晃動著豐
滿的雙乳,跟時大聲的講道,雖然她認為沒人能聞懂,但她的心臟幾乎快要停止瞭。

麻美扶住男人的手臂借力站起到,並用雙手抱住裸露的胸部。當他們走出酒吧後,近石1口氣將麻美洋裝的
拉鍊拉瞭下到。「啊........」

麻美都裸地走入電梯,在電梯裡他倆唇舌緊緊地蠻纏在1起,完都無視旁人的存在。

「嗯......嗚......」

隻聞來電梯裡傳到暖烈的吸吮喘息聲。近石1面撫摩著麻美的雙臀,1面忘情的吸吮著。來瞭5層樓。兩人
從電梯中走瞭出到。

「我的房間在最裡面。」

「啊,不好意思。」

麻美想再穿歸洋裝。

「做什幺?不要穿呀,麻美你要都裸地走入屋裡。」

「啊......不行,你為難我嘛!」

「從現在起,你要把自己當成是母狗。」

近石毫不留情的指示道。

近石推瞭她1下講:「麻美,躺在床上。」

近石從櫃子裡取出瞭1條紫色的帶子,讓麻美呈為大字形的把她綁瞭起到,她的手被綁在床的欄桿上,2支
腳也大大的張開被綁著。

復特殊在她的雙峰上圈瞭好幾圈的帶子,使她的雙峰更堅挺,玉乳更顯得突出。

近石的目光望著麻美的腋下,無毛而蒼白,使得這個女人望起到好虛弱,他的臉埋在腋下,嗅著她的體會。

「哦!好香啊!」

近石復拿起瞭1種特製的毛刷,1端全是毛的棒子,柔軟毛的棒子,是用到洗高級衣服的刷子。

他徐徐的接近床,臉上淫笑著:「呵呵呵……」

「哦!幹什幺?」

麻美閉起瞭眼睛,不明白他究竟要幹什幺。

「咬呀!隻是幫妳洗1洗。」

近石接近麻美豐滿的雙峰,閉始用刷子碰摸麻美的玉乳。

「哦!不要啊!」

麻美被綁著的肢體,振動瞭起到。

「哦!妳望妳的玉乳,像豆子1般的可愛,我們到洗1洗,刷1刷,這樣會更美麗的。」

近石拿著刷子,在麻美的左邊玉乳搓著。

「嗚……」

麻美敏銳的玉乳疼痛著,腰聳立瞭起到。

「怎幺瞭,舒暢吧!麻美。」

近石望著美女痛苦的神情講著。

「我會讓妳更舒暢的。」

他復再度去她右邊的玉乳搓著。

「啊……嗚……」

玉乳的刺痛,使麻美都身感來痛苦。

「感覺怎樣?麻美。」

近石在她的玉乳左右的搓洗著。

「好痛!我的玉乳好痛哦!」

麻美痛苦的講著,她那敏銳的玉乳比被咬著還要痛苦。

「別啼瞭,麻美!應該很舒暢的。」

他復將刷子在她的肌膚上刷著。

「不要啊!好痛呀!」

麻美痛苦的請求著。

刷子在她的左右雙峰上上下下的刷瞭十幾次。

麻美不斷地啼著,近石講:「妳這聲音是在啼啊!還是在哭啊!」

「到,我們到試1試妳的腋下。」

「哦哦哦——」近石的舌頭舔著麻美的腋下,這種舉止使麻美成熟的裸體感覺非常的疼痛感。

近石舔著美人的腋下,使他的股間的棒子興奮而聳立著,她的右腋下被唾液弄濕瞭。

「嗚嗚……」

近石轉搬陣地,在她的左腋下用鼻腔用力的嗅著,刷子依舊刷著麻美雙峰上突起的玉乳。

「好痛,我的玉乳好痛……」

麻美哭著,望著近石。

「別出聲,麻美。」

近石毫無憐惜之心,強力的刷著玉乳。

「哦!唉喲。」

都身激烈的疼痛,使麻美的身體搖曳著。

「不要啊!好痛。」

激烈的疼痛,使美女的臉扭曲瞭。

「到!我們再到望望妳的花園。」

近石撫摩她漆黑繁茂的陰毛,打開她的花唇,望來瞭肉壁有溼溼的光摘,他望著麻美講:「妳這淫亂的女人
,我要讓妳痛得覺得快感。」

「啊!不要啊!」

麻美還似哭的請求著。

近石的臉親近她的兩腿之間,在她的花園吹著暖氣。

「啊!啊啊……」

柔軟的肉壁起瞭激烈的反應。

近石變態的講:「到,我把刷子的另1端插入,妳要夾緊。」

近石用手指彈瞭1下肉唇。

「啊!」

麻美痛的啼著。

近石將刷子的另1端插入她的秘洞裡,壯淫的啼著:「……」

麻美痛得咬牙切齒。

「要夾緊,才會舒暢啊!」

「妳望妳全溼瞭,1定很舒暢吧!」

近石用刷子的棒子搓著她的秘洞,跟時用牙齒咬著她的玉乳。

「啊嗚……」

麻美像野獸1樣的啼著,痛楚帶給她快感。

「快啊!夾緊……」

「哈哈……妳也會痛啊!妳這個娼婦。」

麻美向來忍耐著他的變態行為,因為她已賣身給他,可以拿來1筆相稱高的報酬。

「快點入往,入往……」

近石滿足的抽送著洗渥棒。

「啊……啊……」

麻美那女性肉體敏銳的部位,也難逃魔掌。

「啊!痛!」

麻美的裸身起瞭1陣痙攣,她感覺自己快迷失瞭,她的身體左右搖曳著,痛苦的尖啼。

「痛嗎?」

近石用異樣的眼光,望著麻美的痛苦神情,他從寒躲室拿出瞭1瓶酒,順著洗渥棒倒入她的秘洞內。

「喔——」美女的臉苦惱著,深鎖眉頭。

「嗚——」下半身被變態的行為弄著,成熟肉體的麻美兩手兩腳復被綁著,玉乳被刷瞭9十下。洞口復被粗
硬的東西插著,現在復將酒倒入她的秘洞裡,這種變化,使麻美痛得快死掉瞭。

「嗚——痛……好痛啊!」

麻美大聲的啼著,腰左右的振動著。

近石的虐待行為,使他自己興奮瞭起到,他飲乾瞭瓶子裡的酒,他的棒子翹起,望著麻美痛苦的神情,他咆
哮著講:「喔!我受不瞭瞭。」

於是他將洗渥棒抽出到,用怒張的棒子強奸她的花園。

「啊!」

麻美長時間挾著洗渥棒,近石1抽出異物,使她像被監禁,而獲得自由1般,鬆瞭1口氣。

「啊啊……」

棒子突入她粘稠的花唇,依依不舍抓美的電流貫通她的都身,他1口氣將整支棒子深深的埋進。洗渥棒在她的雙峰上刷著。

「啊啊!麻美,好爽。」

近石的棒子在她的體內抽送著,1手拿著洗渥棒在她左邊玉乳刷著,他用嘴含著1邊的玉乳。

「哦……喔……」

麻美覺得整個身體燃燒瞭起到。

「嗚嗚……」

妖豔的唇暖暖的喘息著,她復痛苦復歡躍,都身像被火灼燙1般,搞得她受不瞭,不斷的呻吟著。

「啊!太棒瞭……麻美。」

麻美的頭髮散亂著,近石的腰不斷地運動著。

「啊啊!好暖啊!我的身體要燃燒起到瞭,好暖啊!」

麻美的腰迎關他的棒子,貪求著快感,使得她的聲音像火1般的暖烈。

「啊!啊!麻美,我要射出到瞭。」

近石的腰迅速的動著,白濁的精液暴發瞭出到。

「喔!喔嗚……」

2個人的裸身汗水澆漓,身體痙攣著,跟時,近石得來瞭慾看的滿足,他在她的花園噴灑出精液。

麻美的兩手兩腳被綁著,張大瞭嘴巴含著肉棒,清洗近石噴射出精液時所殘留的精液。

近石轉過身,將屁股對著麻美的臉講:「快!舔我的屁股洞。」

麻美的美貌覆蓋著近石的屁股,她很猶豫地伸出瞭舌頭,舔著近石的屁股洞。

「喔——」1種鋒利的刺激在近石的腦中作響,使她不由得啼瞭起到。

麻美想瞭1下,將舌頭收歸。

近石壓著她的頭,將棒子插入她的嘴巴,啼著:「淫婦,快吸我的棒子。」

近石的腰不斷上下的動著,他暖暖的射精感在他的陽物前面沖過往,麻美的嘴裡感覺那支肉棒的膨脹,放出
瞭精液。

麻美吞下瞭最後1滴精液,他呻吟著:「啊!好爽哦!」

於是近石解開瞭麻美,抱著麻美,渡過瞭美好的晚上。

在這3天中,近石抱著麻美,滿足這個美女,自己也享受滿足的快感。

近石離往後,麻美歸來瞭日本。

在這1週,她不斷地想著,想起瞭她躺在小林的懷裡。由於她性慾十分激渴,所以她才會與近石做性愛的交易。

她不斷的想著小林。~~~麻美已經接近花癡1般淫亂的女人。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 亚洲愉拍自拍视频一区_亚洲 国产 在线 卡通动漫_亚洲 欧洲 日产 韩国

    Copyright © 2012-2030 www.zmsi.cn. All Rights Reserved.